九坛

如果我在一条河流里去向不明

中原中也✖️太宰治
BGM:彼此——曾育茗/蔡维泽
瞎写的,ooc私设预警

⬇️标题来自,只是觉得有趣,并没有什么关联

如果我在一条河流里去向不明
我希望你保持沉默,在预定的时间里
掏出黎明

余秀华《我知道结果是这样的》

-----------------------------------------------------------------------------------------
01‘
中原中也又一次从河里捞起自杀狂魔太宰治是在一个下午。

顺利的解决了任务,森先生难得的让他准时下班,中原中也决定趁着这个好天气到家附近的公园走走。阳光正好,温温煦煦地洒在他精致的脸颊上,在鼻梁一侧打下淡淡的阴影。鸦雀的叫声不绝于耳,却也不显得凄清,反而热热闹闹地融进了阳光里。

将脑海中一切杂念驱赶出去后,中原中也不禁眯起了眼睛,好看的蓝宝石色在阳光下渐渐褪为弹珠汽水瓶般清透的蓝绿色。他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中原中也想就这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直到太阳下山,直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填满了温暖的气息。“真是神赐的一天啊” 中原中也暗忖道。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惊呼:“快来人,有人落水了!”身体的反应远比大脑来的快,还没等他细想这是不是某个无聊的家伙的恶作剧时,他就已经冲到河边,按着帽子跳进水里,然后一鼓作气地把落水者从不深的河水中拖到岸边。

怀里的人在他熟练的按压下,侧着头吐出了一口水,眨巴着一双鸢色的桃花眼,仿佛在好奇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中原中也好像这时候才认出了怀中的人是谁,他几不可闻地“啧”了一声,手里握着的那段绷带却没舍得松开。太宰治仿佛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他扭过头,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旋而露出一个粲然的笑容。中原中也心微微一动,红了耳尖,他掩饰般地松开手站了起来,转过身不去看太宰治。

过了一会儿,中原中也听到身后传来希希嗦嗦的声音,紧接着是拧水声,他不由得回头,想看看太宰治在做什么。突然,太宰治的声音响起,中原中也像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身躯微微一震。

“啊衣服都湿了,能带我去你家吗,中也?“

“知道衣服会湿为什么还要跳河啊!”

“诶那中也是同意我去你家了吗?!“

“才没有,混蛋太宰。喂你等等我!“

阳光下,一个纤细的身影朝着另一个欢脱高挑的背影跑去,嘴里还高喊着什么。


这神赐的一天:
你我安于人世这是多珍贵的礼物。*


02‘
说是让中也带自己去他家,实际上太宰治才是走在前面的那一个。他哼着自创的小调,弯着漂亮的眉眼,在路面上留下一串曲折的水渍。中原中也看着那串水渍,不由得有些出神。突然想起几年前也有很多个这样的下午,被称作双黑的他们借着休息的名号游遍横滨的各个角落,路过一条据说很适合自杀的河流时,太宰治会兴奋地高喊,然后一跃而入。那时候,身为搭档的他也是这样,虽然觉得很麻烦,但还是一次次地跳下水捞人。

“到了,中也。“

一句话将中原中也拉回现实,或许是怕太宰治发现什么,他强作镇定,一副“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的表情打开了门。在他身边,太宰治几不可闻地一哂,自然地不脱鞋进门,也不顾身上的水花洒似的淋了一路,一屁股瘫在沙发上。中原中也眉梢一跳,心里对污染沙发的青花鱼装载着十万伏特的怒意,却不好发作,悻悻地取了干毛巾糊到太宰治脸上。

“赶紧擦,擦完就滚回自己家去。“

“中也好无情,我才刚来诶。而且......“

太宰治的声音突然一低,中原中也只感到手腕被人攥住用力一扯,一阵冰凉的触感蔓延开来。待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姿势跨坐在太宰治大腿上。中原中也心下一惊,只见太宰治突然逼近。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河水里浸泡过的冰冷与打在中原中也耳畔的温热气息形成的鲜明对比,让室内不甚明显的情欲渐渐发酵。

“而且,我想要中也帮我擦。“

说话的人的唇瓣有意无意地擦过中原中也的耳廓,而后缱绻地退开,眼角含笑地看着他。毛巾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中原中也手中,仿佛被赋予了选择权的猎物,尽管在猎手一声令下之后,从来都没得选择。

他心有不甘地抬起手,柔软的毛巾附上太宰治的头顶,慢慢的传出纤维与毛发摩擦的声音。太宰治眼底的笑意更深,他用眼波细细描绘着眼前人的五官,细长的眉毛,上挑的眼角,高挺的鼻梁,秀气的唇线,染着一层粉红的耳廓,明明熟习多年,再看时却还是让人心动。

中原中也的手缓缓下移,落到太宰治的脸侧。他惊讶于太宰治堪称冰冷的体温,默默将更大面积的手掌覆上了太宰治的脸,轻轻按压着吸收脸上的水分。中原中也的纤长手从左脸拂到右脸,他的眸子紧紧盯着太宰治的鼻梁,为了避免直视太宰治盛满情欲的眼睛,中原中也快要硬生生把自己逼出斗鸡眼来。

毛巾掠过颈侧,太宰治明显的感觉到中原中也的停顿。他勾起嘴角,拉过中原中也的手,覆上自己的领结。

中原中也的喉结微微滑动了一下,洇湿的水汽从大腿根部透过衣料传来,冰冷的水温在接触肌肤的一刻变成了十足的燥热。中原中也有些难耐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只感到一只手扶上了他的腰际,他听到自己有些沙哑的嗓音:

“别闹,不快点擦干的话,会生病的。”

“我们之间快不快不一直都是由中也决定的吗?”太宰治说着将另一只手环上中原中也的单薄的背。

四目相对,无声的拉锯。片刻后,中原中也妥协地将毛巾一扔,双手开始动作。

领结、外套、衬衫在主人的配合下被一一褪下,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具缠满绷带的成年男性身体。他伸手解下湿透的绷带,灵巧的指尖似有似无地划过太宰治的肌肤,像石子落进平静的水面,激起阵阵温热的涟漪。中原中也握着毛巾,带着些许骄傲的粗暴,拭过太宰治的身体。却在一道不明显的伤痕前骤然停住。他突然想起,这是他和太宰治第一次打起来的时候留下的。那时候的他,还不像现在能精准控制自己的力量,太宰治也没有那么高超的闪避技巧,于是当他终于停下来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腹部浸染着鲜血的太宰治,而他正抓着自己的手腕,嘴里还温柔地唤着自己的名字。

中原中也永远记得少年时那一瞬的动心,直到现在左心房仍会微微颤抖。

太宰治见眼前的人不再动作,伸出手指将他赭色的头发一勾:“想什么呢,中也。”没等被问话的人回答,就自顾自地接了一句:“在我身上还想着别人,中也真是太过分了。“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心说“老子除了你哪里还有别人”。

“中也,如果有一天,我在一条河流里去向不明,怎么办?”太宰治的眼波一转,直直地盯着中原中也,如同品尝一杯诱人的蓝色玛格丽特。

中原中也听到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微微一愣,随即飞快地答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会开一瓶好酒庆祝的。”嘴角勾起一个堪称邪魅的弧度,中原中也一只手环上太宰治的脖颈,眼里带着戾气,突然逼近,“所以为了节约我的酒,我是不会再让你随随便便就消失的。”

鼻尖触碰到对方的脸颊,酥痒的快感让太宰治轻轻的笑了一下。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落在中原中也腰侧的手猛地一用力,瞬间改变了位置,将中原中也压在沙发上,欺身而上。




今天的小蛞蝓也很美味呢!

----------------------------------------------------------------------------------------
*出自余秀华《神赐的一天》